搜索
关闭此搜索框。

敏捷转型ADAPT模型之渴望篇

除了要有需要变革的意识,还必须渴望去变革。我意识到我应该多吃一些蔬菜,我还没有渴望去改变自己的饮食习惯。在我的意识转变为渴望之前,我的饮食习惯还是照旧。Scrum培训师和顾问Michele Sliger讲述了一个公司,它的转型就是因缺乏类似的渴望而受阻。培训课程过了几个星期后,Sliger打电话给那个公司,让他们看看人们是如何做事情的。

因为他们公司政治方面的原因,他们认为敏捷真的对他们没用。这是我知道的唯一的一家企业,他们花时间学习敏捷,从一个敏捷顾问那里,不只是书本上,真实的测试了他们的文化、政治,然后说:“不。”他们是务实?现实?还是他们害怕?悲观?我不知道。但我没有见过其他公司这样说不。也许更应该说不,我确实尊重这个事实,即这些人决定,他们没有准备好,不管是什么原因,也好过做一些半心半意的尝试。

因为公司已经花掉了引入外部培训师的费用,所以至少有部分员工已经有了需要采取不同做法的意识。但是,通过Sliger的故事,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这个公司没有足够的意愿做进一步的投入进行变革。

对于许多人来说,从意识到现有开发过程不再奏效,转变到有强烈的愿望使用一个不同的方式非常困难。毕竟,我们曾被教育去使用一个顺序的方式,不论是在学校,还是多年的经验。另外,尽管我们可能对项目的要素不满意,我们也尽力去找到正确的老板和正确的团队。Scrum会改变这一切。最后,因为它看起来那样简单,有时可能只是时机不正确。

20年前,我的一位朋友建议我阅读了约翰·D.麦克唐纳(John D. MacDonald)的特拉维斯·麦基(Travis McGee)的侦探小说。当晚,我就买了一本《穿褐色睡衣的女孩》(The Girl in the Plain Brown Wrapper),然后开始读。我不喜欢这本书,看到一半就不看了。大约一年以后,我看到书架上的这本书,决定再尝试一次。我喜欢看了,然后去买下了另外20本特拉维斯·麦基侦探小说。一些我的心态问题,也许因为我第一次读这本书时心态是不对的。对于团队成员听到Scrum的好处,也是一样的道理。如果对一个人来说,时间不适合,你将无法说服他们。好消息是,相同的消息、相同的传递方式,但在不同的时间,常常足够让一个人从有意识转变到有渴望变革。

增加渴望的工具
增加实施Scrum的渴望,往往比建立需要变革的意识难得多。幸运的是,有许多工具可以用来帮助人们从意识转变到渴望。

告诉人们有更好的方法
当建立意识的时候,企业或团队实施Scrum面对的关键问题中,最重要的就是沟通。当我们从建立意识转变到增加渴望的时候,沟通将聚焦于Scrum如何有助于解决问题。结合这两条信息(即目前的做法是不够好的,而Scrum可以提供帮助)会使一些人停下来,变得不接受任何信息。尽管如此,因为许多员工已经意识到需要改变,所以改变的消息可以转变为一个福音。本章开头的Lori Schubring的故事, 描述了一个富有感染力的渴望类型。

我相信敏捷可以帮助我们。我把计划放在一起,得到了我们的董事的支持,然后变成一个内部的福音传道者。因为我非常相信它,所以任何人都很难去忽视它。如果人们质疑这个想法,我马上回过来质疑他们。我的愿望就一定要抓住一部分人,虽然其他人过来会稍微有点不太愿意。少数的几个关键人物产生兴趣,确实有助于使团队其余成员接受Scrum。

创造一种紧迫感
从意识到渴望,其中一个方法就是激发热情。通过创建一种紧迫感,清楚地告知他人,现在的状况不能再这样长久的持续下去。还记得我意识到我需要吃更多的蔬菜吗?假设我的医生明天打电话给我,对我说,如果我不开始吃花椰菜、芦笋、花椰菜,等等,我将在6个月内死亡。我的反应可能是搞清楚如何喜欢上它们。

营造势头
把时间和精力花在帮助那些已经对Scrum有热情的人上面,而不是关注在那些不愿意或者反对Scrum的人上面。让愿意做的人去做,而不是争吵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不可阻挡的势头,用每一个成功去带动其他人。当Salesforce.com 的Steve Greene 和 Chris Fry回头去看他们公司的成功转型的时候,他们建议其他团队“关注在让少数团队成功”(2008)。 而不是过于分散的支持所有团队,力争通过早期的成功让Scrum实施看起来是必然的。接下来,其他的人就会渴望成为其中的一员。

让团队“试驾Scrum”
与其让团队对Scrum做抽象的争论,不如让他们快速体验一下Scrum,然后针对具体的内容来讨论和争论。同意试用Scrum 3个月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可以使团队有足够的机会来尝试的第一个或两个Sprint,这有可能还是觉得很不舒服。在3个月结束的时候,整个团队进行一个深入的回顾和集体决策,决定是否继续前进。不要决定是否使用Scrum。”如果“试驾”不能做出决定,并且团队已经分割好,另一种选择是继续“试驾”几个月。或者也许是团队决定,我们还没有为某个特定的实践做好准备,选择暂时搁置,但还可以继续使用Scrum的其他方面来工作。

统一激励机制(或至少消除不利因素)
在一个企业中,有许多奖励计划,现金的或其他方面的奖励,这些可能会和Scrum的实施产生冲突。许多组织已有奖励计划,用来奖励一个对团队或部门有重大贡献的雇员。虽然这样的激励计划的出现乍看是有益的,但这违反了我们对Scrum团队成员所期望的“我们是在一起做这个”的合作心态。根据测试人员发现的缺陷数量来奖励测试人员的激励计划有同样的破坏性影响(缺陷被记录在一个缺陷跟踪系统中)。

我曾为一个企业修订了其年度审查的形式,去掉了个人化的标准,比如工作知识、时间管理和处理多任务的能力。取而代之的是以团队为导向的准则,其中比如让别人更好地做他们的工作,为知识的分享做出贡献,愿意跨职位工作,并达到团队交付目标和质量目标。

在另外一家公司,我了解到,他们的产品负责人和职能经理承诺,如果产品可以按时交付,并且交付约定数量的产品功能,他们将给予团队一个独一无二的非现金奖励。尽管该产品负责人和经理信任团队,相信他们可以继续保持高质量的工作,我要求团队给出质量指标。我不想让他们通过牺牲质量来拿到奖励。他们建议按照产品发布后30天内报告的缺陷数量作为衡量的依据。他们的目标是比以前类似规模的版本少报两个以上的缺陷。4个月后,按照计划的日期该团队交付出的功能比计划承诺交付的稍微多了一些。当1个月后衡量质量的时候,该团队拿到了他们的奖励——4个星期的Sprint期间,他们自己做产品负责人,可以为所欲为地工作。他们借此机会对已经困扰着他们很久的地方做了一些重构。一个测试人员花时间来探索新的测试工具。两个开发人员在应用程序的一个部分增加了一个脚本接口。这种类型的奖励差不多是全赢,避免了往往会出现的现金或类似的奖励方式带来的问题。

关注于解决恐惧
我们如何表现往往受到我们所恐惧的东西的影响。由于过去不好的经验,产品负责人会担心一个失控的开发团队,只造出他们自己想要的东西。这导致产品负责人喜欢一个详细的前期需求收集阶段,因为这会防止开发团队造出只有他们自己想要的东西。

另外一方面,管理层也许会担心进度过度的延迟。这使得他们喜欢可以早期提供准确的交付日期估算的开发过程。管理层总是认为我们不可能按时拿到产品。但是,因为这个原因,通过让团队承诺更早的交付和持续给予团队压力,这样他们可以更早拿到产品,可以避免较大的交付延迟。

架构师可能喜欢在前期做详细的系统设计,因为她擅长这个,她害怕如果该项目没有设计阶段,她就不会在她的同事面前表现得更优秀。与那些因为恐惧而阻碍其渴望的人沟通时,要找到机会解决为什么会有毫无根据的恐惧。

帮助人们学会放手
人们不会渴望有一个新的未来,除非他们可以放手过去。每一个转型都会有带来损失的可能性,以及损失伴随的痛苦。给他们时间去悲伤,听取和接受他们的损失,而不要争吵。损失是个人的,主观的。你将永远不能说服那些因为悲伤而反应过度的人,告诉他们损失的并不是“那么重要”。 所以不要尝试。

不要诋毁过去
在描述转型和向勇敢的,新的敏捷世界转型的过程中,不要漠视或贬低过去。无论至今现有开发过程帮助组织成功的程度怎样,它值得我们由衷赞赏和尊重。它不是一无是处。William Bridges,《Managing Transitions》的作者,描述了在过去努力的基础上建立对新措施支持的重要性。

许多管理者,他们对未来的热情在于将来比过去好,嘲笑或谈论原来的做事方式。他们这样做加大了转型的阻力,因为人们知道他们过去做事的方式,这样他们感觉过去的自我价值受到了攻击威胁。(2003年,34)

努力让员工参与
在这个阶段招募尽可能多的同盟者。一个理想的盟友是一个赢得目标群体中大部分人尊重的舆论领袖。少数舆论领袖具有感染力的热情可以很快传递到企业内的其他人。Benoit Houle, BioWare公司的ScrumMaster 对此有亲身体验。

我非常有幸和其中一个备受其团队团队成员尊重的高级程序员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他担任我们开始的试点项目几个Sprint的ScrumMaster. 关于这个过程,他变得十分兴奋,买了许多关于Scrum和极限编程的书。做为一个ScrumMaster。他做得十分出色,他的热情回荡在办公室的每个角落。

让怀疑论者也参与进来。问他们在他们愿意去尝试Scrum之前,有什么需要去看到、体验或者知道的,想办法满足他们。

作者:Mike Cohn
(本文经授权翻译及转载,不得复制)

火爆 售票中
Scrum.Org 主办
搜索
近期公开班
大规模敏捷顾问SAFe SPC认证课徽章
6月15-18日​
SAFe认证-SPC SAFe认证培训师导师班
Marsha Xue , Alex Guan 授课
领导大规模敏捷Leading SAFe认证徽章
7月13-14日
Leading SAFe领导大规模敏捷认证课
Scott Wang 王庆付 授课
专业Scrum Master (PSM I) 认证徽章
7月13-14日
专业Scrum Master (PSM I) 认证公开课
Derek Ding 丁志润 授课
Scrum.org专业Scrum产品负责人(PSPO)认证徽章
8月03-04日
专业Scrum产品负责人(PSPO)认证公开课
Derek Ding 丁志润 授课
scrum alliance csm认证徽章
8月03-04日
Scrum Master (CSM) 认证课
Lance Zhang 授课
safe scrum master
8月10-11日
SAFe ScrumMaster 官方认证公开班
Eric Liao 廖靖斌 授课
Scrum联盟acsm认证徽章
8月24-25日
高级Scrum Master(A-CSM)认证公开课
Jim Wang 王军 授课
0
0
小时
0
分钟
0
由Scrum.org主办的 2024中国Scrum大会 8月17日将在上海开幕
0
0
小时
0
分钟
0
预约回电
留下您的手机号,我们会在第1时间联系您。
热线电话:400-696-6280
Get in Touch
预约回电
预约成功,我们会尽快联系您。
Get in Touch